lilbm

🌟👻双担 瞎磕 (搞纹身的

不知道会不会屏。嘻嘻  

剧情只为🚗


你们俩必须在一个床上打架

昊味皮皮贾-💓:

这是什么夫夫像???

【偶练邪教练习】Deja Vu·(下)(昊星PWP,年龄操作)

啊!!!!!!!!!!!!!!!!操!!!!!!!!!!!给我去看!!!!!!!还有合集!!!!!我爽了!!!!贼过瘾!火辣辣!太好吃了!搞起!

无敌小舟:

作者的话:写完了。不要转载,不要上升蒸煮。







点这个




END.




PS. 我这里还是6.1所以各位儿童节快乐哦。

老婆 不许露腿

经纪人不允许的事情(4/4)

本人死的很透彻 好刺激好喜欢 看到大小胸笑喷 车结尾黄里透着温情 👍🏻👍🏻通篇值得细品 我爱重庆美人小野猫好会骂 来骂老公两句吧 (躺平任打 

为你含情:

小鬼/朱星杰


·有一点黄色情节,我认真警告一哈


警告:一切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有错全是我的错






朱星杰你不去拍戏真的浪费了。


 


才这么想着,公司真的就秉持资源合理利用把他们塞进网剧里。实际上没有安排多少戏,他们都只是去跑跑龙套露个脸,也算拿工资拿得就手。


 


王琳凯真的有多动症似的在凳子上坐不住,非要在床上倒吊着头看剧本,但他说的话就那一丁点,十分钟不到能看完,没劲儿。朱星杰那角色倒是多一些戏份,大概有十五分钟吧,昨天他们还在拿香蕉当枪在舞蹈室里自导自演,最后黑社会阿杰唱了个铁窗泪,把其他的练习生都逗得蹲在地上笑。


 


他也有笑,但心里闷。最近只要眼神一撞上,朱星杰就转过头望着别人,避得不明显但他全都发现了。


 


朱星杰的体质容易水肿,哭过一次眼睛要肿几天,但他非要装得像没事一样,而且还确实装得很像,他继续嘻嘻哈哈快乐跳舞的,只在早起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公共厨房里拿冰块敷眼。


 


小鬼最近醒得早都知道,可他不敢起来,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感觉说什么都不大对,在被窝里拿着手机搜“怎么才能跟兄弟和好”看五花八门的烂回答。


 


里面有一个账户已经注销的评论,问,你确定真的只是想继续做兄弟吗?


 


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话我搜这些问题做什么。


 


“小鬼,”门就开了条缝,朱星杰从外面探个头进来,“你要到大皇宫一起看电影吗?”


 


本来是公司空置的一间练习室,之后被一群整天闹哄哄的男孩们左添置右布置就成了个游戏厅,大家一起出钱买了个比人还高的电视和音响之后就叫这做大皇宫。


 


小鬼一个仰卧起坐把头倒回来,一下子晕头转向,“要看什么电影啊?”


 


“是恐怖片,美国的。”


 


“恐怖吗?”


 


朱星杰眼睛弯弯地笑起来,“还没看呢我怎么知道,他们就是叫我过来问你要不要一起。”


 


再可怕我还能死死扒着杰哥不放吧,这波也不亏。小鬼立马跳下床并抱上他的玩具狗,“当然要一起看啦!”


 


但怎么也没想到这部电影讲的就是会杀人的鬼娃娃,王琳凯看了一半不到便把自己抱来的玩偶一脚踹到八百里远,缩着脖子窝在懒人沙发上,在手指缝看着残暴场面。


 


朱星杰觉得他那模样好笑,故意把那眼睛大大的玩具狗捡回来吓唬他,王琳凯这时候又不甘示弱,比电影配乐还叫得大声,一个神秘偷龙转凤把塞在自己怀里的狗东西换成了他杰哥。


 


大家习以为常把朱星杰看成小鬼第二监护人,也没把他们挂在一起看恐怖片的样子当回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各自现在都尴尬得不晓得要接下来作何反应,竟一起没了心思看那屏幕里血肉横飞。


 


有点热,你先放开吧。朱星杰说得很小声。


 


王琳凯卡着头的位置恰好能看得到哥哥脖子上已经褪得差不多的淤痕,他眼睛一动不动,手也一动不动。


 


朱星杰以为他没有听见,就自己往外挪了一下,结果懒人沙发那种填充料跟沼似的,用力反而更陷进去了些,他们愈发挤在一起,都默默看着主角尖叫奔跑,唯有iWatch的心跳监测报警在暴露内里的一片骇浪惊涛。


 


电影结束差不多到十二点,一班长不大的男孩精力倒是耗不完,轮流拿着王琳凯带过来的那个玩偶在大皇宫里疯跑着你追我赶,鬼吼鬼叫说今晚玩具总动员全体复活演北京杀破狼,于是因为噪音过大被人投诉,才灰溜溜跑回各家睡觉。


 


“杰哥,你怕吗?”


 


朱星杰对这个问题有了反射,猛一抬眼发现小鬼边絮絮叨叨边把原本摆在他们床上的毛绒玩具一个个塞进衣柜里锁着,他才想起来恐怖片里演的什么,哭笑不得,“你把你那些关进去就行了,怎么把我的手办也锁进衣柜?”


 


小鬼理不直气也壮,“你那些战斗力高的更容易杀人好吗,你忍心自己这样挂掉我都不忍心,”他顿几秒又加上一句,“这样的死法一点不酷,我们要做主角唉,被敌人杀死之前必须要做特效和背景乐的。”


 


不知道为什么朱星杰总能在王琳凯的话里找到笑点,大概是因为有的人本身就很有意思。他笑到浑身都在抖,把小孩惹得爬上床来打人,但下手很留情,仿佛终于学会了什么叫不忍心。


 


“杰哥陪我上厕所咯。”小男孩敲完人又挂在身上,用下巴碾人后背,痒得朱星杰想喊救命。


 


经纪人不允许的事情 


 


一早醒来起床气还没过王琳凯就裹着初恋男友的外套跑出来刮人了。


 


朱星杰站在公共厨房外边的阳台抽烟,他看着布满密云的天空发呆,稍稍有点肿但依然尖利的眼淡淡剜来一眼,语气却很宠,“怎么这么早起床了?”


 


他抽的是我的烟。王琳凯站到他旁边但没有答他,闻着带甜的烟雾有种领地标志的感觉,想想都不由自主要笑。


 


他望见那棵刚好长到三楼这个高度的树抽了新枝,枝头的芽在风里抖,说,“是不是春天要来啦?”


 


朱星杰穿得多一些,便挨过去给他挡挡风,“春天早就到了,你还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王琳凯看着他,发现那人耳朵尖还是红红的。


 


“可能知道得有一点点晚,但是以后再也不会了。”






END

经纪人不允许的事情(3/4)

这回我真的死了 泪洒现场 太真了

为你含情:

小鬼/朱星杰


·胡写


警告:一切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有错全是我的错






王琳凯,是我的同事,我的兄弟,大概也是我的小儿子。


 


朱星杰觉得他跟王琳凯的第一次见面很值得做情景喜剧。


 


签在同一家公司不代表大家都认识,当时一年前说好了重新组团的企划,之后等了半年都还没有知道哪些人是搭档。


 


他在舞蹈练习室外面的饮水机旁边第一次看到王琳凯。当时王琳凯比现在更瘦削,手臂上有纹身,穿得就像一支行走的荧光记号笔,但又很有反差地乖乖背着挂迪士尼玩偶的双肩包。他只是站在那里发呆,盯着地上的广告纸一动不动。


 


大概是练习生吧,但感觉像是未成年的,公司要开始做养成系明星的计划了?朱星杰默默回想自己十五岁的时候还在上课练洗牌被数学老师痛骂,忍不住感叹代沟太深。


 


再出去帮人拿水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限量的蜘蛛侠钥匙扣在地上,朱星杰估计是刚刚那个小孩儿的,捡起来后又觉得不怎么可能会再见到了,心里竟然有点可惜。


 


然而下午经纪人一个电话突袭就打过来说叫他帮忙接一下新队友,他冒着倾盆大雨出去公司旁边的麦当劳,竟然一眼又看到那个荧光笔小孩站在那黄色双拱下东张西望。当他还在想不可能这么巧吧,对面的荧光色就抱着他的滑板奔过来躲到了他伞下,声音格外响亮:“杰哥好!”


 


朱星杰顿时语塞,从湿掉半边的裤子口袋里把那个蜘蛛侠掏出来,“这个是不是你的?”


 


小孩愣了一下,失而复得之后激动得张大嘴巴乱叫一通,说了三遍:“杰哥我欠你一个人情。”


 


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开始之后,像是注定了一般,人情就算是一直欠下去了,还越欠越多,没完没了的。连经纪人都开玩笑说他带孩子一起工作不容易。


 


他本人倒没有这种感觉。


 


他们几个人都是本质神经,只要在一起玩几回就很快熟悉起来,但是王琳凯还是爱黏自己,根据动物世界纪录片表示这是雏鸟情结。朱星杰小学自习课看过一部电影,讲的是有群加拿大的大雁在出壳第一眼见的就是个小女孩,便认定那就是自己父母了,小女孩的家人也有爱心,跟她学开飞机带着那群大雁迁徙,一飞就飞过了千重山水。


 


可是小女孩不能带着它们南飞一辈子的吧?朱星杰看完放学了才想问这个问题。


 


他跟王琳凯很快就混熟到天天在宿舍放歌跳舞变魔术互相扔枕头发癫,所以他绝不承认他是在奶孩子,没有哪家孩子被自己带着在练习室打赌输了还要拍社会摇的。


 


他威胁王琳凯说你以后红了我就把你这社会摇视频发出去,王琳凯气极了又不承认,说里面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辰哥也跳得土炸了。朱星杰想了想转身跑去把周彦辰也要挟一顿,成功逃避一次集体跑马拉松活动。


 


但实际上最终他还是去了,因为王琳凯专门早起一个星期拍他不清醒的时候睡觉洗脸刷牙各种丑照,拍了三百张在相册里,还认真仔细地说杰哥你记不记得你有一天睡觉脚抽筋是我帮你压的。他听了满脸震惊问睡觉抽筋我是不是还能继续长高。朱星杰脑袋空空,王琳凯完成反杀。


 


朱星杰待别人好,是因为讲礼貌;待王琳凯好,是因为要满足自己。


 


他又不是特蕾莎修女,谁不是有所图谋呢。王琳凯认真聪明,虽然吵得很但其实都是热情,看起来是扎人的海胆,放在手上才发现毛毛的刺全是软的。那模样有点像当初刚进圈子里什么都不懂的自己,他觉得维护王琳凯等于维护那时候没受过坎儿的朱星杰。最好呢,让护到继续留着角留着刺,又留着能毫不畏惧地接受所有快乐的勇气。


 


说是人生起起落落浮浮沉沉,朱星杰印象里自己没起过也没浮过,彷徨里保得住自己的梦竟也算得上了不起,现在有个梦想实体化的小孩天天蹦着在自己身边,就更爱护有加,被那小鬼得寸进尺笑嘻嘻说杰哥你真的不像个重庆人唉。


 


“你不要有刻板印象,重庆人加白羊座加属狗随便一抓也有百来万,咋样的人都有。”


 


“但我们星杰娃儿只有一个!”王琳凯学他奶奶跟他讲话的语气,又被他抽一下。


 


王琳凯太黏人了。朱星杰觉得他不像话,可是又没什么办法,直到有一天小鬼突然从外面回来,不知缘由地生气一整天,最后在睡前趴在自己床头别别扭扭说:“我看到别人挂你身上我就不乐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不起。”


 


朱星杰当时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不知道说的什么事,“你怎么了?”


 


小鬼沉默不作声。他的手指长得跟人很匹配,细细瘦瘦,此时正顺着朱星杰的头发一下一下地挠,动作倒是挺温柔,朱星杰快要被玩儿睡着了,挣扎地又用手撑着自己的眼皮再问了一次:“唉,你今天是怎么了?”


 


小鬼啧一声把他的手拨开,声音压得很低,缓缓地就降落在耳边,“你别问了,我现在要专心哄你睡觉呢。”


 


人实在是好奇妙,朱星杰想。


 


他的感情经历挺贫瘠。人生经历的第一次心动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在学校门口听到一个女孩坐在栏杆上边等人边哼歌,现在连样子都记不清楚了就记得她唱的是不能说的秘密。于是有一次看见她坐在球场看人打球,朱星杰也没热身就跑上去要玩花式扣篮耍个帅,落地咔一声脚断了,那女孩愣住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他第一次暗恋就这么没头没尾结束。


 


人生经历的第二次心动是成年已久在北京一个莫名其妙的夜里,有个身上还带着蓝莓爆珠味道的小孩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非要来哄自己睡觉,哼的歌竟然还是不能说的秘密。


 


上一次结局是腿断了,这一次会是什么呢?朱星杰蓦地有些害怕他会受到什么惩罚,但他还是被赐予了一夜好眠。


 


可后来他又明白了,这一次的结局是他要亲自来一个大嘴巴把自己扇个清醒。


 


大雁是大雁,人是人,怎么可能一齐一辈子啊?莫名其妙。


 


 


“我不可以答应你我做不到的事情。”朱星杰的鼻音太重了,要很用力才能把话说清楚,他不想继续哭,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再开口,“我是二十几岁的人了,不能作数的事,就不能说,你明白吗?”


 


小鬼没有见过朱星杰在自己面前这个样子,慌慌张张拿了刚刚护士给他捏着的纱布擦朱星杰的脸,“我也不是一个小孩了!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就不能一直在一起吗?你是不是想把我丢下?”


 


他知道自己开始前言不搭后语,但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冒出一句是一句,“我很快要到生日了,我会长大的,你是不是嫌弃我太麻烦啊,我发誓以后再不会爬去挠你脚底,偷偷用你的毛巾了,我会好好叠衣服不发脾气……”


 


幸好现在这个时间没有人经过这里,认真想想,他自己都觉得这场面古怪。


 


年长的人太善解人意,明白了他此刻的困窘,不言不语给他台阶下,把手又搭回肩上,吸了吸鼻子,“回去再继续反省你做的那些破事,这太冷了,不要吹到感冒。”


 


王琳凯瞬间哑火。他难过极了,他想起来五岁半那一年他第一次意识到,其实月亮不是跟着自己跑,只是因为在天上太高的时候,也是这样难过的。


 


登记完夜归原因之后朱星杰把小鬼扶上床之后衣服没换倒头就睡,连话都没有多一句。


 


有人却还是睡不着。他连自己到底想什么都没有搞懂。


 


神差鬼遣地舔了舔手,咸的。恍惚才回忆起来他就没洗过,上面干透的是对面床深睡到不省人事的哥哥哭过留下的盐。


 


他魔怔了,在意识到这个之后无法克制般又伸舌头在上面点了一下。原来眼泪真的好咸。


 


我日啊!我到底在干嘛!小鬼猛地一跳,惊得浑身发麻,隐隐约约似乎有什么在胸口苏醒,擅自冲破一层隔档要在他脸上放烟花。


 


“……朱星杰。”王琳凯很小声地叫那睡着的人,房间里静悄悄的。


 


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硬了。


 


王琳凯骂自己做禽兽,结果蓦地想起朱星杰抽抽噎噎的表情了还热得更汗涔涔。他的心终于蹦出来一群的小鬼朝着他放炮,说:


 


王琳凯你终于掉进坑里咯!


 


TBC.


sorry食言了估计要四更才能完


里面的电影叫伴你高飞 很旧的片子了

【坤农】吸引力法则 01

好好看哦 坤做1超辣

语:

*蔡徐坤x陈立农


*先婚后爱


*狗血(?)




标明:


CAMEL 骆驼,外烟品牌


Dirsch 樱桃白兰地


Berghain 酒吧名




-




  沉甸甸的,快要透不过气。




  忽明忽暗的灯塔逐渐被海水吞没了,呼吸有些困难,咸涩的海水钻进鼻腔,酸涩得叫人有些失神。




  陈立农动了动身子,对海的恐惧始终是放不下的芥蒂。睁开眼后在黑暗中确认了无数次,才敢相信被吞没的都是梦境。仿佛重获新生般松了口气,身边不轻不重的呼吸却惹得陈立农烦躁。




  “这么大的床不够你睡?非得往我这儿挨。”




  陈立农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臂,狠狠地拧了一把这害自己做噩梦的始作俑者。身边的人浮躁地坐起身,似乎不满安稳的睡眠被打断。




  “妈的,吵什么。”蔡徐坤抓了抓睡得凌乱的头发,“就你这睡相,要是我不压着你,你早摔地上去了。”




  “不劳烦,我巴不得睡地上。”




  陈立农抖了抖被子,冷气倏然冲进被窝,他也不顾蔡徐坤的怒气,丢下一句话后便下了床。




  好在清甜的草莓香味足够陈立农缓解烦闷,手上闷闷地挤着橙汁,身边温着冒着雾气的牛奶。不熟悉的动作让果粒屡次溅出木碗,陈立农皱眉抖了抖手背,嘟囔着的抱怨一刻不停。




  “早知道结婚对象是这种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了…”




  数月前,两人还素不相识,再见面时便联结上了婚姻关系。由于特殊的身份与家世,双方父母踩着婚姻的名义为利益铺了一条没有感情的路。




  陈立农也不知道蔡徐坤哪儿不好,与他的交流却总不投机。自己也曾想过和平相处,却被蔡徐坤一个没有温度的眼神和嗤笑咽回心底,往后便再没有萌生过类似的想法。




  结婚之初,第一次见面只是不冷不热的寒暄,草草聚餐后,便同签下协议般建立了婚姻关系。好在两人都没有过多抗拒,反而平静得反常。




  蔡徐坤不得不承认,第一次见面时,陈立农白白净净,看似无害的笑脸逗得饭桌上的每个人喜爱万分。而他似乎认定了这幅纯真的面孔下藏着敌意,阴着脸剖析陈立农的每个举动。




  相比之下,自己浑身CAMEL的棕榈味儿,前夜喝得烂醉还有些头昏脑胀,好在生来一副精致的模样,眼圈下那层冷灰恰好修饰了慵懒的姿态。




  象征着交易的婚姻协议签订后,蔡徐坤把陈立农带去洗手间,也不顾自己莽撞失礼的力度将陈立农细嫩的手腕拽得生疼,硬生生地将他抵在洗手台边,后脑勺靠着冰凉的镜面。




  “陈立农。”




  “嗯。”




  陈立农收起笑脸,被蔡徐坤带着刺的目光盯得后背发凉,两人的婚姻关系早已被蔡徐坤丢到云霄之外,眼前的场景更像是永无餍足的猛兽猎捕晚餐,而那可怜的牺牲品做着无谓的挣扎。




  “你没当真吧?我劝你少管我。”




  “乐意至极。”




  陈立农终究是涉世未深,即便三言两语嘴硬着,却也实实在在地被突然变脸的蔡徐坤吓得不轻。




  “我说你成年没啊,这就吓住了?”




  蔡徐坤俯身凑上前,双臂撑在陈立农的身侧,恰好贴着那不自然地轻微颤抖的大腿根。笑着眯起猫儿似的眼,将陈立农的视线填得满满当当。




  “废话,放开我。”




  陈立农的表情有些愠怒,不满地曲膝顶到了蔡徐坤的腹部,苍白的指节抵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负担着整个人的重量而颤抖得更厉害。




  “我偏不。”




  欺负小孩罢了。蔡徐坤也不顾对方情不情愿,恶意咬上陈立农的下唇,牙齿的碰撞与噬咬的疼痛漫出血腥的味道。




  陈立农怔怔地由着蔡徐坤欺负自己数秒后,报复般回应着啃咬对方的舌尖,如同羽毛未丰的小兽,技法生疏,只剩下痛觉残留。




  “你…”陈立农使足了劲儿才把蔡徐坤推开,转过身往嘴里灌水漱口,“一股酒味。”




  “那就好好漱个口。”蔡徐坤恶劣地笑了笑,“把你嘴里的Dirsch也洗干净。”




  陈立农顿了顿,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樱桃味道似乎因为蔡徐坤的一句话被放大许多,酒精麻痹口腔的感受又漫了上来。




  不知不觉回忆到这儿,陈立农不适地咽了咽口水,捣着蒜的力度又愤愤地加大不少。自从结婚后,陈立农较从前安分守己了许多,即使偶尔也会半推半就地被拉去酒吧,却也只是小啜几杯便开始推辞。




  特别是Dirsch,陈立农也不再碰了。




  蔡徐坤才衣冠不整地走出房间,素黑的睡衣半搭在肩,睡得杂乱的头发却被拨弄地整齐了一些。他也不在乎陈立农对自己的成见,皱着眉就倒向沙发,还不忘抱怨一声。




  “你每天早上就非得挤杯橙汁吗?”




  “你管我?”陈立农白了一眼,将玻璃杯摔到茶几上,转身便去收拾行李,“我回去了。”




  “着急走什么?”




  蔡徐坤难得起身,饶有兴味地看着埋头将衣服硬生生塞进行李箱的陈立农。




  “你爸可是交代我了,好好照顾你。”蔡徐坤满意地看着陈立农羞燥地别过头,调侃得更起劲,“老婆?”




  “你少他妈得寸进尺。”




  陈立农不耐烦地抹了抹被蔡徐坤唇角蹭到的耳垂,眼前这人的加膝坠渊已经是常态,可即便偶尔显露热情似火的假象,陈立农也不会被牵着心走。




  “我说真的,你没必要走。”蔡徐坤点了根烟,想了想又摁灭,“正好今晚一起去Berghain。”




  短暂的烟草味很快就消失殆尽了,也免得陈立农捂着鼻子就跑。似乎心思被看透般,陈立农犹豫似的停了停动作,下一秒却迅速地阖上了行李箱门。




  “我不去那地方。”




  蔡徐坤挑了挑眉,看着口是心非的陈立农由于说谎而故意闪躲自己的注视,略显可惜地砸嘴捏了捏陈立农的下巴,不出所料被厌恶地拍开手。




  “那可惜了,前几天还靠在我边上叫我…”




  “你说够了没有?”




  陈立农及时打断蔡徐坤的话,好让接下来对方说的内容不至于让自己脸红。




  自确认了婚姻关系后,两人被嘱咐在各地都要注意身份,蔡徐坤并不放在心上,陈立农却听话得很,即使是在酒吧,也乖乖地跟在蔡徐坤身后,逢人劝酒便推拒,无奈又羞涩地扯扯蔡徐坤的衣角,众人才露出会意的眼神。




  “今天是打算自己去Berghain?”




  “我不去。”




  “有人送你?”蔡徐坤笑着看陈立农,不死心,“老公会吃醋。”




  不愿被提及的回忆还是一幕幕重演,陈立农自我催眠了无数次,却还是因为蔡徐坤的一句话溃不成军,几乎是欲哭无泪地想要夺门而出。




  陈立农的脑中充斥着自己喝得醉醺醺的,没了力气似的枕着蔡徐坤靠在酒吧的酒红色沙发上的模样,一声声叫不出口的昵称此时却叫得毫不犹豫。




  只是这乖顺的模样并没有让感情升温。陈立农被灌下数杯,跌跌撞撞地躲进洗手间后,几乎将胃都吐得筋挛。出了酒吧后,蔡徐坤也不再假意心疼地搀着陈立农,陈立农也如释重负般甩开蔡徐坤将自己握得生疼的手。




  “我说了,我不去。装模作样的事你还没做够吗?”




  “我可无所谓。”蔡徐坤心思淡了,重新倒回沙发,“好像主动装模作样的一直是你吧?”




  陈立农将反驳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拖着行李箱跨出门,而后又重重摔上。蔡徐坤只觉被震得耳膜刺痛,暗骂了一声后倚着沙发闲散地补起觉。




  陈立农向来不爱吃橙子,这股酸涩的陈皮味儿却固执地残留在手上。陈立农强忍着反胃,掏出手机犹犹豫豫地点开与蔡徐坤的对话框。




  编辑了数十次的内容又被删除,陈立农只觉自己纠结得反常。最终在千言万语中,妥协似地挑选出了态度最为恶劣的一种。




  「橙汁解酒,爱喝不喝。」




  蔡徐坤被讯息的震动唤醒,有些烦闷又意外地看向摆在茶几上的橙汁,周边还有少许因两人清晨的怒气而飞溅在干净的桌面上的水渍。




  他笑着拿起玻璃杯,些许果粒透过窗外而来的光,还能看清饱满的形状。微凉的杯壁触上半温的指节,几乎没有一点儿犹豫,蔡徐坤将它倾倒得干净。